勇源專欄

2020-03-02 同理心

文/ 「我們都有病」共同創辦人 潘怡伶(米娜)

       人生新階段,兩種截然不同的身份,三十二歲那年,我的人生剛剛進入下個階段,還在適應已婚的新身份時,就拿到一張重大傷病卡:乳癌一期,被強制加上另一個新身份──癌症患者。  
       癌症把人生規劃全按下了中止鍵,不論是明天的工作、週末的計劃,甚至是身為女性最基本的權利──懷孕,都被硬生生地打斷。
       當你直接面對生死,腦中跑過一陣人生跑馬燈,過往的日常瑣事都成了過眼雲煙。我不但無法規劃未來,就連隔天能不能繼續上班都無法確定,過往人生很像是一場賽跑,一路雖沒特別突出,但也庸庸碌碌地跑著,現在突然被告知不用跑了,但是妳要去打仗,可能會死啊!
      「過去到底都做了哪些事?生命中是否有未完的遺憾?」我忍不住幫自己前三十年的人生梳理一遍,才發現還有好多事情沒有完成。而我又能留下什麼呢?如果現在開始,我能做什麼呢?我想到了確診治療的過程,在過程中我每天擔心害怕,不知道下一步是什麼,想著如果能有一個過來人給我經驗就好了,於是,我開始以文章的形式文分享治療的過程,得到的回饋也越來越多;為了可以鼓舞到更多人,我成立了「花漾女孩GOGOGO」─全國首個專為年輕乳癌患者打造的支持團體,在這個社團裡,遇到跟自己有著相同困擾、相同難關的人,在交換療程、抒發情緒。
       在這個過程中認識很多患者,聆聽他們的心情與故事,才發現世界的每個角落,每個人都在為自己、為家人努力生活著,她們並不是只是個生病的患者而已。
       有些年輕人剛畢業、剛有了房貸車貸、孩子剛出生、或未婚,就遭遇到了病魔的攻擊,而聆聽越多我學到的就是理解與「同理心」。在《醫病溝通之鑰:醫療人員同理心五大心法》一書中提到的同理心:
一、試著以對方的立場正確地理解對方的內在架構(感受、情緒、想法)。
二、清楚知道自己的理解不完全等於對方的經驗。
三、把這份理解傳達給對方。
       曾經遇到一個女孩,剛生產完在月子中心的時候發現胸部有腫塊,但是她一拖再拖,還放棄立即去治療。剛聽到的時候很生氣與不解,覺得明明可以治療好繼續陪伴孩子長大的,為什麼卻放棄這個機會了呢?後來經醫師了解到女孩對化療的恐懼實在太大了,只要想到化療就幾乎無法生活,後來在溝通協調下使用了副作用較小的自費藥物,才完成治療。
       回想到我們在剛確診時會得到來自四面八方的建議,雖然出發點都是善意,但是在給予意見之後如果強迫對方接受可能就變成壓力了。
       我常在想,面對疾病,患者本人其實是最衝擊最緊張的,沒有人比我們本人更擔心害怕更想過得好,如果身旁的人能學習以同理心理解患者,而別非只是指責或給予壓力,對患者來說真的非常幸福。
        Amy Purdy曾說:「如果妳的人生是一本書,而妳是作者,妳希望故事怎麼發展?」這是我在治療期間一直問自己的一句話!我的回答是:「我想在生活中努力過好每一刻,盡我的能力去幫助更多人。如果我的人生是一本書,我希望是一本讓人感受到溫暖的書。」在這個過程中了解到同理的重要性,未來我期許自己運用同理心來幫忙更多的人,也期待這是個病友友善同理的社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