病友分享

2020-03-18 接受自己,是愛

與汝同在-關懷乳癌 徵文比賽 病友組第二名 BB 

我是病友,在107年確診乳癌。隨著時間過去,我深刻地經歷過恐慌驚愕、擔心害怕,住院開刀、化療、放療,惡心嘔吐…還有其他所有的副作用。
 
這些會來的,也會離開。
 
漸漸地,我這顆彷彿像奇異果皮的小平頭,慢慢的長出像是新生嬰兒的頭毛,也像是一叢種子意外地一起都發了芽,短短的、雜亂的,但是不再會頻頻掉落於枕頭巾上了,真是珍貴。年初的某天,終於到了可以修剪的長度,於是我預約了朋友介紹的高檔髮廊剪髮。
 
設計師聽我說了去年生的病,一邊專業地評估著我的短毛,一邊輕輕地問我會不會想染頭髮?
 
是啊,做完治療後,重新生出的白髮長得不少,尤其兩鬢附近更是明顯蓋不住,看起來真有些白髮蒼蒼。記得我曾經戴上口罩,躺在醫院的病床上,陌生的醫生感覺很忙碌,持著儀器專注地盯著螢幕為我照腹部超音波,一邊用閩南語提醒我:「躺進去一點、嘜喘大氣」;過了一陣子才驚覺原來病患是個女生,他把我當成老阿伯了啦….。就像醫院的護士曾說,做完癌症治療,身體年齡大概要加個五歲的意思,我想這也是無可奈何的副作用吧。
 
所以隨著設計師的詢問,我考慮了一下,覺得現在頭髮太短,長度不適合;即使勉強染了,大概過幾週重新長出來的白髮一樣會變得明顯,當然對健康也會有影響。
 
於是我笑笑回覆説:白頭髮也是我的頭髮,總比沒有好,沒打算染。
 
說來湊巧,髮廊裏養著的肥花貓從我面前快閃經過,芳名叫做「肚臍」,真是不落俗套。我倏地想到,貓咪好像從沒在意過自己身上的黑白花紋不好看吧?牠應該也沒想過要不要將毛色染成全黑、全白、紅橙黃綠,才能迎合客人的喜愛吧。
 
難道我不喜歡牠的花色嗎?不會耶,我覺得這樣剛好:圓圓肥肥的身材、乳牛斑紋的造型,有點微微害羞的個性,想要人注意的時候會輕輕用尾巴撓你一下。現在的牠不用加添或減少什麼了,回到自己的問題上,所以頭髮染也好、不染也好,其實答案就在於我只要接受現在的自己就好。
 
前一刻的自己,其實心裡是帶著一點”不得不如此”的選擇……我不想看起來一頭黑髮年輕點嗎?只是才剛做完治療的病人,我最好乖一點吧。感恩上帝如來的示現,後一刻的我開始學習全然接受自己。
 
我看見自己心裡,總是希望有人可以無條件愛著自己、包容我的一切、接受自己所有的好好壞壞。但矛盾的是,其實在我心裡也無法真正愛自己、無法真正接受遭到各種外境攪擾感染、心緒侵蝕後不堪的自己。
 
我有種種慾望、要求;從小到大,我時時用外在的標準看待自己,我希望父母、身邊的人給我肯定與讚美,也想要用世人以為美好的標籤或事物,來裝飾點綴自己、要求自己。不管成功失敗,前方總是有更高的、更好的目標,所以結果永遠不足、不夠好。
 
事實上,走過這一路,我發現有一個人給我最大的傷痛,在我生病前,常把我帶到情緒的極端;在我生病後,常責備我的無能,對生病後的我在身體上、外貌上的老化,在不經意時射過來嫌棄的眼神、對我無聲地大叫著:「難看死了!」、「沒用!」。你猜到了嗎?原來從心念的起始到造成疾病的結果、一切原因與肇始之人,便是不願接受自己的「我」。
 
當我學習接受自己之後,發現我開始能體會到 ”愛”。在這個絕對的”愛”裡包含對我們自己全然的接受、全然的交付,還有人人本自俱足就有這份“愛” 的相信。
 
我決定在每次情緒起伏躁動、每次又再覺得自己不夠好的時候,提醒自己慢慢地歇下狂亂的心、還有急促的腳步;再次感謝自己可以走過這一場風雨飄搖的抗癌路,再次肯定自己的堅強與努力、再次對重生的機會予以讚美。我此刻所擁有的一切就是圓滿了啊,接受自己一切的好好壞壞,在疾病與痛苦慢慢遠離之後,看見淬煉後的自己如此珍貴可愛。